“妈妈岗”能否缓解女性生育去九宮格交流后再就业焦虑_中国网


3月8日,北京市石景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举办的三八妇女节招聘会现场人头攒动,女性求职者络绎不绝。受访者供图

做全职妈妈6年的刘畅今年打算开始重新找工作。3月8日上午9点,她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参加石景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举办的三八妇女节招聘会,该场招聘会首次设立了“妈妈岗”招聘专区。

“好多展位都挤不进去,想要看到里面张贴的招聘公告信息,就需要排队。”这是刘畅参加的最拥挤的一场招聘会,基本每个摊位前都有数十位求职者在排队应聘。本应在11点半结束的招聘会,直至12点半依然有几家单位在给求职者进行面试。

想象中的出师不利并没有出现。“上下班的时间是几点,工作内容是什么,工作会不会占用我的休息时间……”在与一家儿童教育机构交流10分钟后,刘畅与其达成了瑜伽場地就业意向。

近年来,广东、浙江、湖北、北京等多地的企业和社会组织设置“妈妈岗”,为育儿女性提供就业机会。

“妈妈岗”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为妈妈群体特设的岗位,灵活的工作时间便于妈妈们兼顾家庭与工作。

在传统观念中,工作与带娃往往会形成冲突。因此,一旦一位职业女性选择成为全职妈妈,以后再想重返职场便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妈妈岗”的出现无疑为一些女性求职者送来了春风,不过,这是否能缓解女性生育后的再就业焦虑呢?

一些全职妈妈重返职场

5年前,孟吕娇选择辞职成为全职妈妈,在这之前她从事的工作是书籍排版印刷,常态化的周内熬夜、周末加班让她感到无法平衡工作与家庭。

今年春节后,她想重回职场。1个月的时间里,她投递了十几份简历,也得到了一些回应。“大部分公司的要求都是要适应加班、周末有任务时需随时到岗。”

刘畅的经历和孟吕娇差不多。她在今年参加了3场招聘会,也遇到过比较心仪的岗位,但询问后发现,这几个岗位不是倒班制、需要上夜班,就是自己超龄了,“我需要一份方便接送孩子上下学,周末节假日可以陪伴孩子的工作”。

与以往找工作时不同,相较于求职者普遍看重的“薪酬水平”“福利待遇”“企业发展前景”,“灵活的工作时间”是她们两个人圈定的必须项。孟吕娇说:“我需要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家庭。”

去年的一次招聘会现场,一交流名“宝妈”的求助让石景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服务科副科长马建颖开始关注全职妈妈这个講座群体。“她说,您能不能给我们妈妈们专门开发点‘妈妈岗’这样的岗位。”但是那时候,马建颖对于“妈妈岗”也不是很了解。

“南方城市探索得比较多,尤其是广东的做法比较好。”马建颖开始查阅相关资料进行学习借鉴,并借助日常招聘会现场、就业招聘群等多渠道进行岗位挖掘与筛选。最终,根据不同妈妈的年龄、技能及职业倾向,今年3月8日这场招聘会“妈妈岗”招聘专区有10家企业提供了“妈妈岗”岗位,包括销售、行政、策划、客服、收银、服装整理师、会员服务等,最高月薪可达1万元。

3月19日,刘畅正式入职北京乐知国际儿童之家,成为一名教师。从她家骑自行车10分钟就可以到达工作地点,儿子的学校恰好就在园所对面。作为一名灵活用工人员,她每天只工作4小时,上午送孩子到学校后,她回家处理家务;下午4点,将儿子接到园所写作业;8点下班后一起回家。

“妈妈岗”不仅没有“拖后腿”,还实现了更优的工作质量和更低的员工流失率。北京乐知国际儿童之家园长李磊介绍,目前公司“妈妈岗”有6位灵活用工的妈妈和5位全职妈妈。“对孩子的细心耐心和爱心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前提条件,我认为妈妈是最符合的。”此外,李磊还发现,有很多妈妈曾经都是业界的精英,但是因为她们选择了妈妈这个身份,就放弃了很多东西。“这些妈妈如果在工作中得到更多的尊重、平等或关爱,反而会愿意一直陪着我们走下去。”

孟吕娇也表示,“妈妈岗”为妈妈们提供的一些柔性关怀政策和人性化制度让她们更有归属感,也会更加努力做好工作。

让个人价值得到社会认可

在2024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吴海鹰建议,设置灵活工作和弹性就业的“妈妈岗”。她指出了两个方向:一是鼓励用人单位在车间、生产线上、管理岗位等设立“妈妈岗”;二是在社区公益项目中设立“妈妈岗”,为全职妈妈更好地兼顾工作与家庭提供服务。

“妈妈岗”随即成为网友热议话题。

有网友表示,“缓解了职场焦虑,希望能大力推广”。也有网友认为“妈妈岗”的存在,可能会加深社会对传统性别分工的认同,认为“带孩子只是妈妈的事”。

2023年9月至11月,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对北上广深一线城市40岁以下全职妈妈群体状况进行调研。调查结果显示,82.7%的全职妈妈有再就业打算,其中38.4%的人希望进入正规单位或全职就业,48.3%希望能够兼职、灵活就业。

不过,由于长时间脱离工作岗位,再加上年龄上的限制,35岁以上的全职妈妈能够再就业的机会普遍很少。刘畅坦言,刚开始找工作时非常胆怯,很期待能够小樹屋有一份工作,让个人价值得到社会认可。“妈妈岗”的出现,“确实缓解了我们全职妈妈再就业的焦虑”。

“带孩子、照顾老人、做家务,没工作、没收入、没有朋友,甚至也没有自己了。”崔霞这样形容她9年的全职妈妈生活。

如今她入职了山东潍坊一家服装加工厂的“妈妈车间”,上午送完孩子上学,8点到达工厂,骑电瓶车仅需5分钟;中午回家吃饭;下午5点接孩子放学。“有事的话还可以随时请假。”她坦言自己不是为了工资,而是为了找回自己的社会价值。偶尔休息时,崔霞也会约着几名同事聚聚餐、逛逛公园,因为融入社会,她的生活内容也开始变得丰富多元。

孟吕娇表示,一开始看到“妈妈岗”的岗位时,心中会有一些落差,“有些岗位似乎像是一种‘工作降级’”,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每个人都要搞清楚自己的人生规划,以及哪一部分在自己生活中是更重要的。”她认为孩子在她目前的生活中处于第一位,因此对现在的工作十分满意,一方面可以有时间照顾陪伴孩子,另一方面离开了节奏非常快的书籍排版印刷岗位之后,“发现我可以重新开始职业探索和规划,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

谈到不那么高的薪资时,孟吕娇十分坦然,“得到一些就会失去一些,现在的工作让我的身心和家庭都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和平衡,那金钱上失去一些也很正常”。

“从来没想过,工作能给我带来这么多快乐。”缝纫、填充、整理……崔霞每天有条不紊地在“妈妈车间”忙碌着,与电动缝纫机清脆悦耳的“哒哒哒”声相伴。“工作的时候,我就是一名工人,不九宮格是谁的妈妈。”

那个给予马建颖灵感的“宝妈”后来入职了北京一家残疾人康复中心,今年,她反哺社会,提供了一些“妈妈岗”,帮助更多全职妈妈走向社会。“妈妈帮助妈妈,这种良性和正向循环让我非常感动。”马建颖说。

“妈妈岗”不是终点

采访中,不少妈妈向记者表示,很想找一些办公室类、与此前工作经历匹配度更高的工作,但提供此类岗位的企业很少。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目前“妈妈岗”更多存在于劳动密集型岗位,如工厂流水线工人、收银员、客服、配送员、销售员等。因对技术和设备依赖较低,此类工作比较符合弹性管理的要求。这也意味着“妈妈岗”岗位比较单一,较少覆盖专业技术强和管理层面的工作,更谈不上晋升渠道。

刘畅在之前参加的招聘会上,也咨询过几家企业的办公室文员类岗位,“对于我们这种全职带孩子的妈妈,这些企业会有年龄限制,所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相较于流水线岗位,文员岗位通常上下班时间固定、工作环境舒适且工资较为固定。记者致电杭州市一家招聘文员类“妈妈岗”的企业,对方表示,该岗位要求求职者年龄不超过35岁。

“我觉得‘妈妈岗’只是个过渡,不是终点。几年的过渡期可以让全职妈妈有时间进行职业规划。”马建颖认为,不能只给她们挖掘“妈妈岗”,还应该提供一些配套的服务,比如通过培训提升她们的职业技能。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古荡街道公共服务办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职业技能培训不仅能够提升自我,还可以帮助全职妈妈探索新的就业创业机会和方向。在古荡街道民生综合体内,经常有失业人员和灵活就业人员前来参加街道组织的公益性职业技能培训,比如花艺师、咖啡师、面点师、烘焙师等。该工作人员拿编织培训举例,“学员学会编织技能后,再结合私密空間我们开设的创业类课程的创业指导,是完全可以变现的”。

目前,一些用人单位不愿设置“妈妈岗”,是出于担心管理混乱且用人成本可能增加等现实考量。马建颖就遇到过一家企业去年提供了“妈妈岗”,今年却退出了,理由是“女性都早走接孩子,确实不太好管理”。

如何有效打消企业的相关疑虑,值得探索。比如,2022年7月,广东省中山市印发《关于大力推行“妈妈岗”就业新模式的若干措施》,提出对符合条件申报“妈妈岗”的用人单位,实行每月300元/人的社会保险补贴和100元/人的岗位补贴;对符合条件申报“妈妈岗”灵活就业人员,实行每月300元/人的社会保险补贴。

与此同时,用人单位可以在3年内按实际招用人数以每人每年7800元依次扣减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和企业所得税。

李磊表示,如果政府能提供政策和资金上的扶持,可以减轻企业负担,提高企业积极性,进而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妈妈岗”。

马建颖也期待类似中山市的相关探索可以在更多城市得到普及。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她感同身受:“每一个妈妈实现就业,就是给她背后的家庭带去了一份实实在在的经济支撑。家庭多一份收入,社会就多一分和谐稳定,经济也会多一分活力。”(见习记者 陈晓 记者 许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